川商与浙商互相学什么

刘永好毫不掩饰自己对浙商群体的欣赏,尤其是浙商在新经济领域创新变革的成果。

世界浙商网讯2019-12-17 09:51:00来源:《浙商》杂志官微作者:陈抗 视频 傅晓彬

  “其他企业家都是小跑上台的,只有您是走上来的。”在第五届世界浙商论坛上,主持人对刚上台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说。这也与外界对刘永好的印象一致:稳重、踏实、温和,不紧不慢。 

  创业30多年来,刘永好身上已经有了很多光环:养猪大户、饲料大王、四川首富、扶贫状元、改革先锋……到了今天,刘永好身上还多了一个“新浙商”的标签。今年4月,新希望收购浙江上市公司兴源环境23.6%的股权,圆了自己的环保梦;同时,新希望集团的华东总部已经计划落户杭州余杭,并建设新希望华东总部经济园区,打造现代化、生态化的农业与绿色产业。 

  在公开场合,刘永好毫不掩饰自己对浙商群体的欣赏,尤其是浙商在新经济领域创新变革的成果,并多次流露出想要和浙商交流、互补、抱团取暖的想法。今年,新希望集团来自浙江的营业收入将超过600亿元。刘永好告诉《浙商》记者,接下来在浙江,新希望还有不少动作。 

   

  △刘永好谈川商与浙商 

   

  数字化养猪

  今年以来猪肉价格飞涨,让“猪”成为一个火热的话题。这也是刘永好最熟悉的行业。说起养猪,他立刻进入了状态。 

  “生猪养殖是最传统的产业之一,在中国有1000多年历史了,但是现在这个行业发生了很大变化。今年猪肉价格涨得那么厉害,主要是三个原因造成的:第一,养猪很难赚到钱,养猪的农户纷纷选择进城务工;第二,各地环境保护意识提升,很多地方一刀切,关停了猪场;第三,非洲猪瘟疫情导致了市场价格暴涨,损失了农民的利益。” 

  供应锐减必然导致价格上涨,在一个“猪周期”后,涨价效应在市场显现,而且来势迅猛。而供求关系背后,折射出现代农业生产的某种窘境。 

  刘永好说,生猪养殖这个传统产业正站在一个战略转型的关口。这不仅仅是眼前的加大对疾病的防御能力、提高成活率、增加供应平抑价格,更是长远的战略布局:传统模式要变,环保理念要变,产业链的生态也要变。 

  “三年前,新希望的猪场实现了全封闭、全温控、全过滤,采用成本不菲的新风系统,保证猪舍恒温、恒湿。当时很多人都笑我们傻。但到了今天,很多企业都开始学习。这次非洲猪瘟疫情中,我们的猪实现了90%以上的成活率,损失很小。” 

果博东方  刘永好说,中国养猪业的未来方向是集约化、科技化、环保化、现代化。“大家都说,数字经济是互联网经济,是新经济,跟传统农业和食品行业能有什么关系?我认为大有关系。数字经济和传统产业结合才是未来发展方向。”浙江的数字经济发展走在全国前列。刘永好透露,新希望在浙江正在规划大范围的现代化养猪场,计划养殖超过200万头猪。 

  “相比发达国家,中国养猪产业落后了至少20年,因此,引入新技术和新式养殖模式,建造现代化大型养猪设施,才能让养猪产业达到贸易和环保的标准,并满足新的市场需求,从而最终推动传统产业的进步。”刘永好说,“我们的目标是为耕者谋利,为食者造福。希望老百姓能吃好,农民能够有更好的收益。” 

果博东方  生猪养殖的现代化,是整个传统农业现代化之路的一个缩影。新科技、新模式、新工具和新时代的人才,更多的要素正在与传统农业融合,为这个产业带来“新希望”。 

果博东方  刘永好透露,结合乡村振兴的大战略,新希望正积极布局智慧城乡、数字经济产业。为此,新希望组建了12家公司,包括数字农业研究院,数字战略咨询公司,还有大数据营销、物流科技、物联和5G应用方面的5家产业科技公司,以及5家数字普惠领域的金融科技公司。 

 

  新希望的“五新”

  在市场一线奋斗的民营企业,最知经济冷暖,也最希望看清形势与方向。当国家经济建设进入新时代,浙江和全国一样,面临着经济的调整与转型。 

果博东方  “社会发展和市场进步,导致某些行业产品过剩。在过剩的格局里,企业规模还在扩大,优势企业还要进步并争做头部企业。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如何迈过这个坎?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认为,传统企业必须转型升级,关键在于战略。” 

果博东方  刘永好说,新希望根据五年的探索,提出了“五新”的转型思路。 

  “五新”分别指的是:新机制、新青年、新科技、新赛道、新责任。 

  刘永好介绍,首先,转变经营机制,广泛使用股权共享的合伙人机制,可以调动管理层的积极性,变管理者为企业家。“我们公司已经组建了超过140家合伙制企业,多半是新组建的,已经形成了400个合伙人,这些都给企业带来了真正的激情和活力。” 

果博东方  第二,大量启用年轻人,年轻人紧跟新时代,更有活力。现在,“80后”已经成为新希望集团管理层的主角,明年集团还计划招收超过一万名大学生。 

  第三,注重新科技应用,新希望在农业科技、生物科技、食品科技、数字科技下了大功夫,投资了很多,也取得了显著收获。 

果博东方  第四,找到新赛道,比如布局冷链物流、医疗健康、数字经济等,“目前,我们已经在全国成立了37家冷链物流公司,目标是成为中国冷链物流头部企业,还成立了5个与数字经济相关的公司,包括数字金融、生态农业、智慧城乡建设、环保产业等。” 

  第五点非常重要,企业要牢记新的社会责任,要有担当。刘永好说,“我们一直在积极参与食品安全、环境相融、精准扶贫等工作。努力让员工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提出所有中层以上的管理干部每人领一个脱贫任务,用几年时间帮助一万个人解决脱贫问题。” 

  刘永好表示,“五新”构成了新希望转型升级的新格局,培育的是转型后的新企业。“我相信广大浙商和我的想法也大同小异,在这种转型升级我们找到了新的路子,成效显著,今年我们的销售、利润、税收、上市公司市值都有远超过10%的进步。” 

 

  企业传承不是一个人的接班

  在第五届世界浙商召开前两个月,马云刚刚将自己一手创立的阿里巴巴集团交给了以张勇为首的一支团队。交接班的当天,马云说,阿里传承的是一项制度。 

  有人羡慕,有人深思。 

果博东方  民营企业的接力棒怎么交,至今仍然是很多浙商颇为头疼的问题。企业传承远不是创业父辈将企业控制权、管理权转交给下一代那么简单。 

  但在外界看来,新希望集团的交接班显得平稳、低调、不事张扬,在不经意间,刘永好的女儿刘畅已经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前台。刘畅正式接管新希望六和后,企业市值从不到300亿元增加到了1000亿元,“这就是市场的投票和大家对她的认可”。 

  对此,刘永好的心得是,传承要早、要放、要帮,要成体系。 

果博东方  第一,传承要早。“不要说我现在身体还好,儿子女儿年纪还小,就不考虑接班的事。要让他们早一点参与到企业的战略、经营、决策中来,传承一定要早。” 

  第二,传承要放。刘永好强调,既然已经决定了让儿女来接手,就要让其挑大梁,而不是自己还留在幕后指挥大局。“放心让他/她去闯,去犯错误,只要是能控制的错误,对他/她来说都是吸取经验的机会。他/她才能自己云总结经验和得失,获复旦自信。很多二代就是犯错误太少,没有经历过失败,难以给成功做铺垫。” 

果博东方  说是放手,却也不是完全不管。刘畅执掌六和集团之初,刘永好请来在企业管理方面有丰富经验的陈春花辅佐女儿。刘畅相当于每天都在上管理学实战课。 

  第三,传承要帮。刘永好说,这个“帮”不是代办,不是代做决定,而是提出建议。他举例说,“比如我女儿(刘畅)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参与管理的意识。十几岁的时候,她说想开一个商店,向我借了100万,自己去摸索选址、采购、销售。对我来说,她成功和失败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她懂得了生意是怎么做的,而我要做的事帮她创造条件。如果她失败了,我帮她分析经验,如果她成功了,我会鼓励她。重大问题上,我会和她一起商量,而不是我说了算。” 

  第四,传承要成体系,“有人说传承只是传给儿女,其实不单如此,是要传承给一帮年轻人。创业的老爸身边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如何调动和驾驭这群资深的叔叔伯伯,如何赢得这批‘老人’的支持,这就需要体系建设。我们这五年一直在鼓励年轻人走向工作岗位,让‘80后’‘90后’走入管理层,形成一个年轻人的体系,他们将来就是刘畅的基石。没有这个体系,靠刘畅一个人也很难成功。” 

   

  △刘永好谈企业传承 

   

  “我是来浙江交朋友的”

  刘永好以“友商代表”的身份参加第五届世界浙商论坛,分享的主题是“新经济与新领域”。作为全球川商总会的会长和一名“新浙商”,他对全场2800多名浙商说,“我是来浙江交朋友的”。 

果博东方  “浙江是电商最发达的区域,而四川作为西部大省,资源丰富、人口众多,川商遍布世界各地,对川、浙两地企业来说,可以实现优势互补,充满了合作机遇。”目前,新希望在浙江的投资已超过200亿元,除了关注农牧、乳品、地产、医疗、化工等领域,还收购了兴源环境的股份,完善了新希望在生态环保领域的产业布局。刘永好透露,今年新希望集团来自浙江的营业收入将超过600亿元。 

  “传统企业如何更好地适应新经济环境,加快转型升级,浙江的民营企业是走在最前沿的,川商希望与浙江企业交流、学习先进经验。”刘永好说,国家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智慧城乡、数字农业在未来将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广大民营企业,特别是来自新金融、新科技、新经济领域的小微企业、创业企业,将大有机遇、大有可为。“希望众多浙商与川商能携起手来,形成新合力,寻找新机遇,实现新发展!” 

  • 浙商传媒运营   备案号:浙ICP备05021105号-2   客服热线:0571-85310626